中医研究

联系我们

地址:西安市临潼区代王街办南陈村
电话:029-83945303
传真:029-83945303
邮箱:369395441@qq.com

中医研究

扁鹊与脉学

发布日期:2014-09-01阅读次数:2384

    扁鹊是我国先秦时期最为著名的医学家,他的著 作在汉代还广泛流行于世 ,史学家司马迁考察了历史上医学发展的概况,指出:“扁鹊言医为方者宗”,他“视病尽见五脏症结,特以诊脉为名”,“至今天下言脉者,由扁鹊也”。扁鹊对脉学的形成与发展,起过极为巨大的作用。扁鹊的医学著作在汉代之后逐渐失传。然而成书于魏晋时的《脉经》中,比较多地保存了扁鹊古脉学佚文,从中可以推见其学术成就。
扁鹊之前的脉学概况
    古人对浅显脉管和脉搏的认识可能很早就有,但是将人体的脉络分类成网络全身的十四经脉系统,阐明经脉与内在脏腑的络属关系,确立脉气循环周身以及发现俞穴和通过切脉来诊断内在脏腑的疾病等脉学理论,是不可能凭感觉器官直接获知的,必须通过理论思维不断总结、概括才能形成。扁鹊正是在前人有关经验的基础上,完成集大成式的飞跃,提出了一系列学说,为以脏腑经络为基本理论的中医学奠立了基础,做出了甚为可贵的贡献。司马迁考证后认为:“扁鹊言医,为方者宗,守数精明,后世修序,弗能易也。”
    长沙马王堆汉墓出土的帛书《阴阳十一脉灸经》和《足臂十一脉灸经》(以下简称古灸经),皆为十一条脉,且文中只有“脉”字,未提“经”,也未称“络”,故把“脉”分成经与络是后世脉学的发展。中国中医研究院医史文献所专家考证后指出,古灸经中十一脉的走向基本上是从四肢末端起始向躯干的向心方向走形;各脉之间、各脉与体内脏腑之间无络属关系,也无循环 概念;无络脉、俞穴名称,刺用砭石,尚未用针。因此他 们断定古灸经所代表的时代在扁鹊之前,更早于《素 问》《灵枢》〔2〕 。笔者认为,在古灸经时代是不可能通过切脉而“尽见五脏症结”的,所以古灸经所反映的脉学水平是扁鹊之前脉学的基本状况。
扁鹊创脉气出入与循环学说
    魏晋之际的太医令王叔和,由于职务之便能得见“内府秘藏”,他在《脉经》一书中,除引用《素问》《针经》《四时经》和仲景、华佗的有关论述外,还有不少文字冠以“扁鹊曰”字样。笔者认为,《脉经》中“扁鹊曰”的文字,王叔和有可能直接引自《扁鹊内外经》,或间接转引自其他医书,其内容来源于扁鹊的遗学真教,从中尚可窥见扁鹊脉学的古朴真髓〔1〕 。 《脉经 卷四 诊损至脉》云:“扁鹊曰:脉一出一入曰平,再出一入少阴,三出一入太阴、四出一入厥阴;再入一出少阳,三入一出阳明,四入一出太阳。脉出者为阳,入者为阴。故人一呼而脉再动,气行三寸;一吸而脉再动,气行三寸;呼吸定息脉五动,一呼一吸为一息,气行六寸。人十息,脉五十动,气行六尺;二十息,脉百动,为一备之气,以应四时。天有三百六十五日,人有三百六十五节。昼夜漏下水百刻。一备之气,脉行丈二尺。一日一夜;行于十二辰。气行尽,则周遍于身。与天道相合,故曰平。平者,无病也,一阴一阳是也。〔4〕 ”扁鹊认为人体与天地四时相应,人体的经脉也与天地相应,分成阴脉与阳脉;阴阳脉性的确定,以脉气出入的多少来确定;脉气有出有入,按一定节奏或速度在脉管中运行,并且要有规律地“周遍于身,与天道相合”,从而确定了脉气循环学说。
    《脉经 卷五 扁鹊脉法》云:“二刻为一度,一度气行一周身,昼夜五十度。”扁鹊关于脉气出入循环的学说比马王堆汉墓古灸经有质的飞跃,这种先进的理论对后世产生了深远的影响,《素问》《灵枢》皆有所继承。如《灵枢》的“根结篇”与“营卫生会篇”中,把扁鹊“昼夜五十度”的脉气循环学说发展为“五十营”,并且确定了十二经脉先后交接的次序。《素问�六微旨大论》发展了扁鹊的脉气出入学说,将其推演成一切生物代谢的基本形式,故云:“出入废则神机化灭,升降息则气立孤危。故非出入则无以生长壮志已,非升降 则无以生长化收藏。是以升降出入,无器不有。”
    扁鹊认为脉气的变化与一日之中阴阳气的多少也有密切关系,《脉经�卷五�扁鹊阴阳脉法》云:“脉平旦曰太阳,日中曰阳明,哺时曰少阳,黄昏曰少阴,夜 半曰太阴,鸡鸣曰厥阴,是三阴三阳时也。〔6〕”三阴三 阳脉在一日之中各有旺时。
    扁鹊第一次确定了三阴三阳脉的具体脉象,对后世有深远影响。他说:“少阳之脉,乍小乍大,乍长乍 短,动摇六分,王十一月甲子夜半,正月、二月甲子王。太阳之脉,洪大以长,其来浮于筋上,动摇九分,三月、四月甲子王。…… ”《难经󰀁七难》引述这篇《扁鹊阴阳脉法》时,称其为“经言”,并对有关内容进行了整理与删节。“七难”云:“《经》言:‘少阳之至,乍大乍小,乍短乍长;阳明之至,浮大而短;太阳之至,洪大而长……。”《素问�平人气象论》云:“太阳脉至,洪大以长;少阳脉至,乍数乍疏,乍短乍长;阳明脉至,浮大而短。”扁鹊论六经脉象时,于各脉象之下皆有“动摇某分”的描述,认为太过或不及皆属病态,所以将动摇几分看得很重,被司马迁称为“守数精明(见《史记�太史公自序》)”,《素问》《难经》作者,在引述扁鹊有关论述时均将动摇几分弃而不取,既反映了扁鹊古脉学渐次失传的事实,也体现出后世医学重视辨证而辨脉因素逐渐减少的倾向。
扁鹊论损至脉
    扁鹊认为,正常人体虽有六经脉象各不相同的情况,但全身各脉均应“不缓不急,不滑不涩,不存不亡, 不短不长,不俯不仰,不从不横,此谓平脉。”这种脉 象的生理基础是体内具有“和平之气”,为气血运行正常的外在表现。脉搏至数的快慢,对判断患者病情的 轻重和疾病的预后,有着十分重要的意义。《脉经󰀁卷五󰀁扁鹊脉法》云:“扁鹊曰:人一息(吸)脉二至谓平脉,体形无苦。人一息脉三至谓病脉,一息脉四至谓痹脉,脱脉气,其眼睛青者死。人一息脉五至以上,死,不可治也。”扁鹊从脉形和脉搏至数的不同情况,来决断病情的诊脉方法,成为后世脉诊的基本法则。
    扁鹊将脉搏过缓的脉象叫“损脉”,并据脉搏缓慢的轻重程度将损脉分为五等。他说:“脉一损一乘者,人一呼而脉一动,人一息而脉再动,气行三寸。十息脉二十动,气行三尺。一备之气,脉四十动,气行六尺,不及周身百八十节。气短不能周遍于身,苦少气,身体懈惰矣。脉再损者,人一息而脉一动,气行一寸五分。人十息而脉十动,气行尺五寸。一备之气,脉二十动,气行三尺,不及周身二百节。凝血气尽,经中不能及,故曰离经,血去不在其处,大小便皆血也。脉三损者,……气行血留,不能相与俱微,气闭实则胸满藏枯,而 争于中,其气不朝,血凝于中死矣。〔9〕 ”扁鹊认为,脉动过缓,脉气循环的速度明显减慢,气血运行失去动力,五脏六腑因此而失去气血的充养,就会出现“血气俱尽,五脏失神,其死明矣。〔9〕 ”扁鹊所说损脉的病理改变,与后世所论气滞血瘀、微循环障碍等有着相似的含义,其远见卓识甚为可贵。
    至脉与损脉的情况恰好相反,不是循环不足,而是循环过快给人造成的危害。扁鹊曰:“人一息(吸)脉 二至谓平脉,体形无苦。……脉再动为一至,再至而紧即奇气,一刻百三十五息,十刻千三百五十息,百刻万 三千五百息。二刻为一度,一度气行一周身,昼夜五十度。脉三至者离经,一呼而脉三动,气行四寸半,人一息脉七动,气行九寸,十息脉七十动,气行九尺,一备之气,脉百四十动,气行一丈八尺,一周于身・气・过・百・ 八 ・十・度,故曰离经。离经者病,一阴二阳是也。三至而紧则夺血,脉四至则夺精。〔10〕”扁鹊认为,脉搏过快就会使气血循环周身的时间缩短,一日一夜脉气循行身体的次数将大大地超过“五十度”。过快的循环速度消耗人体的正气,使“五脏无精”或者“血气竭尽,不守于中,五脏痿?,精神散亡。(一吸)脉五至而紧则 死。〔10〕”心动过速,脉气循环过快,是至脉造成正气衰 竭的病理基础。至脉与损脉虽然都能危害人体的健康,但至脉到“五至”时才能出现死症,病情较轻。损脉发展到“三损”时已出现死症,四损、五损病情更重。 《难经󰀁十四难》引用扁鹊所论损至脉时,保留或继承了他对损至脉的定义及对不同程度的划分方法,但对扁鹊计算呼吸与脉行长度的复杂文字全部删除;对损至脉的病理意义,也按五脏五体的对应方法予以重新审定;而且补充了治损脉的法则:“治损之法奈何?然:损其肺者,益其气;损其心者,调其荣卫;损其脾者,调其饮食,适其寒温;损其肝者,缓其中;损其肾 者,益其精。此治损之法也。〔11〕 ”扁鹊论损至脉时,只 笼统地提及五脏,没有谈到治法。《难经》作者则把损 至脉与五脏辨证相联系,其总结的“治损之法”,也泛化成治疗五脏益损的一般法则,虽与扁鹊所论有较大区别,但不难看出《难经》对扁鹊学术经验的继承和发展的渊源关系。
    《脉经󰀁卷四󰀁诊损至脉》还引有托名黄帝与岐伯问答损至脉的内容,虽不见于今本《素问》《灵枢》,但其形成的时期应与《灵》《素》成书时间相近。岐伯与《难经》作者一样,也将脏腑辨证的内容与损至脉结合在一起论述,并且将四时阴阳、男女长幼、五行生克等因素与损至脉结合在一起进行阐发,使扁鹊的损至脉学说更有普遍意义。虽然“守数精明”的扁鹊脉学发展到汉代有了很大的变化,但其学术渊源关系依然清晰可见。
扁鹊论络脉与俞穴
    古灸经有脉无俞穴,治病时用砭石以刺脓,未提到用针,十一脉“是动”与“所产”之病,可以通过灸其脉而治疗,没有言及俞穴。扁鹊治虢太子尸厥时,曾使弟子子阳砥针石,“取外三阳五会”,《韩诗外传》和《说苑》为“三阳五输(俞)”。五会或五俞都是分布于体表的常用穴位。当然,古人所云“三”与“五”有时是代表多数而非实指。扁鹊针过俞穴之后,又令“弟子豹为五分之艾,以八减之齐和煮之,以更熨两胁下。”《韩诗外传》还说扁鹊的弟子“子同捣药,子明灸阳,子游按摩,子仪反神,子越扶形,于是世子复生。”因为扁鹊将先进的络病学说应用于临床,通过针刺有效俞穴,结合其他疗法综合运用,才取得了起死回生的突出疗效,“故天下尽以扁鹊为能生死人。”
    扁鹊之前的砭石刺病,主要是割治脓疡或放血,与俞穴联系较少。所以马王堆汉墓帛书《脉法》认为砭大脓小、砭小脓大、脓浅砭深、脓深砭浅等都有害于机 体,称为“四害”。《灵枢󰀁九针十二原》云:“余欲勿使被毒药,无用砭石,欲以微针,通其经脉,调其血气,营其逆顺出入之会。令可传于后世,必明为之法,令终而不灭,久而不绝,易而难忘……先立《针经》。”扁鹊能针刺“三阳五会”的俞穴,通经脉调气血,比古灸经有很大进步,影响深远。
    总之,扁鹊创脉气出入循环学说;对脉气循环速度生理病理情况的研究;发现俞穴;阐述络脉等突出成就,对以脏腑经络为理论核心的中医学,做出了突出贡献,司马迁称他“为方者宗”“至今天下言脉者由扁鹊”是可信的。